最早短视频app

凌瑀说完,拍了拍无良道士的肩膀,大声说道:“道兄,这献宝的好事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要让寒清真人失望哦。”凌瑀说完,冲着无良道士邪意一笑,退到一边,饶有兴致地望着他。

凌瑀退到小黑身边,偷眼观察四周的情况,在寻找最佳的突破口。他感受的到,周围的这群人修为境界都是在上元境上下,如果自己和小黑奋力一搏,冲出去应该没有问题。

“师傅,你不要相信他,我昨天真的是想把功法献给师傅,我从没有想过要独吞啊!”叶铭看着寒清真人阴沉的脸色,心中打鼓,急声解释。同时心里一阵狐疑,凌瑀是怎么知道他想独吞的。

“怎么!你还想跟我一起分享?!”寒清真人眼神凌厉,望着面色惨白,体若筛糠的叶铭,咬牙说道。

“是是是,分享分享,啊!不不不!我从没想过要据为己有,更不敢有任何贪念,我没有想过跟您分享,我也没想过要看。”叶铭此时已经被吓得口不择言了,他跪倒在地,慌忙说道。

“够了,你滚到一边去,我待会再收拾你这个小畜生!”寒清真人面色狰狞,额头上青筋暴起,厉声吼道。他的性格本来就生性多疑,所以在凌瑀挑拨之后,他对叶铭就更不信任了。

而此时的无良道士也好不到哪儿去,叶铭不知道《苍龙劲》一共有几本,但是他心里却清楚的很,因为昨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被他看在眼里,事情的缘由他也是一清二楚。只是经过凌瑀这么一折腾,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明明只有一本的《苍龙劲》变成了两本,他上哪再去生另外一本出来啊!如果今天自己能够顺利逃脱还好,若是不能逃脱,这第二本《苍龙劲》的锅他是背定了。

而且这么一来,寒清真人会把所有的怨念都堆积到自己身上。自己确实有一本《苍龙劲》,而凌瑀塞给他的他不用看都知道是假的。现在凌瑀身上没有功法了,寒清真人也相信了。凌瑀倒是轻松了,可是自己却背上了藏有两本《苍龙劲》的嫌疑,况且人都有先入为主的概念。此时无论自己再如何解释,恐怕寒清真人也不会相信,就算他现在将包裹打开,寒清真人也只会认为是他掉了包,而和凌瑀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就认定了功法都在自己身上,虽然这是事实。

寒清真人教训完叶铭,扭头露出一丝笑意,朝着无良道士走了过来,开口说道:“道兄,既然你看得起在下,就请把《苍龙劲》拿出来让贫道一观吧。”而后,他缓步逼向无良道士。

无良道士现在是欲哭无泪,现世报来得也太快了,昨天夜里刚刚捉弄完小黑,盗得《苍龙劲》,今天就被数人围攻逼迫。此时的无良道士已经是进退维谷,他不可能把《苍龙劲》交出去,即便是假的也不行,因为一旦被识破,就避免不了一场恶战。可若是不交,眼前的寒清真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周围的人也是气势汹汹,还是免不了一场恶战。

“怎么?道友反悔了吗?”寒清真人望着脸色犹豫的无良道士,还真以为他想把《苍龙劲》交给自己呢。

“没有,没有,我……”无良道士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冷汗从他的额头一滴滴滑落。他心里已经把凌瑀骂了无数遍,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已经到达寒荒城了。

优雅古风小姐风中妩媚多姿

而就在这时,凌瑀突然大声喊道:“无耻叶铭,你敢偷袭寒清真人!”凌瑀说完,对小黑使了个眼色,二人几乎同时冲向叶铭。而此时的叶铭连死的心都有了,明明自己跪在地上什么也没有做,这个屎盆子扣得太冤枉了。因为刚才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无良道士身上,就算自己什么也没做,现在也解释不清了。见凌瑀冲向自己,他连滚带爬地站起身来,慌张的朝城里跑去。

凌瑀见叶铭逃窜,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心道:上钩了。叶铭一跑,他这准备暗算寒清真人的罪名就算是坐实了,因为没人看见叶铭是否有所动作,他跑,就会让众人误以为是心虚。

见叶铭逃跑,寒月阁的修者连忙抽出宝剑,准备追杀。而这时,无良道士也趁乱将凌瑀塞给他的装着假《苍龙劲》的包裹扔向天空。而后也迈开大步,向着凌瑀追去。

“他妈的,是假的,给我追上那个胖道士!”寒清真人和他的一众手下刚被凌瑀吸引了目光,就看到无良道士将包裹抛向空中。寒清真人将包裹抓在手中,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块书籍大小的木板。寒清道人顿时火冒三丈,盯着逐渐跑远的无良道士,咬牙怒吼道。

今天遭遇的事情太多了,先是凌瑀出现,后来莫名多了个道士,再后来叶铭想要暗算自己,到底谁说得是真的,谁说得是假的,寒清真人自己已然搞不清了。他不在乎叶铭是否想要暗算自己,因为即便他没有,叶铭也不可能活下去了。他相信功法一定还在无良道士身上,所以将部精力都放在追杀无良道士这件事情上。

凌瑀和小黑的速度极快,而叶铭因为丧失了修为,已经是一名普通人,所以凌瑀仅用了三步就追上了叶铭。小黑顺势将叶铭提起,向城内跑去,因为他们想要知道传送阵在何处,就必须有一个引路人。而叶铭作为寒月阁的弟子,他一定知道传送阵在何处。

“小子,你要是想活命,就乖乖带我们前往传送阵的地方,否则的话,嘿嘿嘿!”小黑一边奔跑,一边握了握拳头,对着被他提在手中的叶铭威胁道。他知道,用这种方式与叶铭沟通,叶铭这种软骨头一定会坦白听话的。同时,他的心里也对凌瑀佩服得五体投地,从陷害无良道士,到挑拨叶铭与寒清真人的关系,再到后来以叶铭暗算寒清真人为由突出重围,这一切都透露出无与伦比的智慧。

“你们别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和你们作对了,我说,我什么都说!”叶铭现在是真的被凌瑀吓破胆了,他怎么也想不通,明明自己师门的人都在,为什么现在他却被人所俘。明明他对寒清真人无比敬重,却感受到寒清真人对自己的杀意。明明师傅说要替自己报仇,为什么后来却对凌瑀笑脸相迎。但是他明白了一件事,永远不要惹这个看似无害的凌瑀,他就是个魔鬼。

有了叶铭这个活地图,凌瑀二人就少走了很多弯路。他们带着叶铭在寒月城中急速奔驰,惹得路人一阵侧目,纷纷躲避。二人左拐右拐,终于在一炷香的时间后,到达了寒月城的传送阵处。传送阵这里有不下十名修者正在排队等候传送阵的开启,他们望着风尘仆仆赶来的三人,一阵惊讶。一个落魄的穿着寒月阁服饰的年轻人,一个满脸胡须的商人,一个外貌凶恶的僧人,这是什么组合!

凌瑀二人刚刚将叶铭放下,就看见来时的路上尘土飞扬,紧接着,一个身材肥胖的道人从尘土中钻出,也向着传送阵奔来。而在无良道士身后,一群寒月阁修者正在拼命追赶。

这时,寒清真人在后面一声厉吼:“谁也不能开启传送阵,千万别放他们几个人离开!”寒清真人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道:这个无良道士到底是什么玩儿楞变的,怎么跑得这么快。

掌管传送阵的修者一看是寒清真人,连忙把即将落入阵法中的空间魂石收起。传送阵是由精通空间阵法的大师雕刻阵纹,又以各种珍稀魂石按一定的规律排列,最后校准之后才完成的。启动传送阵需要空间魂石,而且每颗空间魂石只能使用一次,一旦传送阵开启,空间魂石便失去了效力。所以,空间魂石异常珍贵,每个借用传送阵的修者都必须以高昂的价格换取传送的机会。路途的远近不同,所需要的晶石数量也各不相同。而在华夏大陆,精通传送阵阵纹雕刻的阵法大师更是少之又少,所以,每一个修为高深的阵法大师都是各个国家争抢的目标。

“师傅,救命啊师傅!”叶铭见寒清真人追到此处,连忙跪倒在地,向着寒清真人爬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希望得到寒清真人的谅解,他实在不想再被凌瑀抓去了。

“你还知道回来?还知道我是你的师傅?好!很好!”寒清真人望着跪爬向自己的叶铭,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沉声说道。现在的寒清真人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归咎在叶铭身上了,如果不是他,自己不会连夜赶往寒月城。如果不是他,自己不会被无良道士欺骗、戏弄。如果不是他,自己更不会被无良道士牵着鼻子一样跑了一路,而且,最后还没得到拳谱。

“叶铭,你起来!”寒清真人右手交到背后,握紧了拳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些,对叶铭说道。

“师傅!啊!”叶铭听到寒清真人叫自己的名字,犹如在寒冬中架起一炉烈火,大雨后惊现夕阳。他刚刚抬起头,以为会看到师傅和蔼的面容,不料他看到的却是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幕:一个闪着白光的拳头砸到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甚至他能听到自己头颅的碎裂声,能看到自己的脑浆喷涌而出,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体征正在逐渐消失。

凌瑀二人、准备借用传送阵的修者、甚至是寒月阁的门人,几乎所有人都被寒清真人的举动惊呆了。然而,有一个人却没有被惊住,那就是无良道士,似乎寒清真人的所作所为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当别人还呆愣在原地的时候,无良道士闪电般出手,自掌管传送阵的那名修者手中夺过空间魂石,打入传送阵。而后他飞身跳上刻有阵纹的祭坛,顺手拉着凌瑀和小黑,奔向传送阵。同时口中大吼:“等什么呢,一会儿就要被围攻了,还不快跑!”无良道士一左一右分别拉着凌瑀和小黑,站到了传送阵上。凌瑀二人也是头一次发现,无良道士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拉着他们的感觉就像把他们拎起来一样。

“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无良道士的吼声惊醒了众人,也吸引了寒清真人的注意力。他望着虚空中开启的那一扇大门,歇斯底里地喊道。同时,寒清真人快速奔向传送阵。

无良道士雷霆般出手,将想要阻拦自己的人踢下祭坛,而后从界灵指环中取出一个木盆大小的土黄色物品,将它扔向即将登上祭坛的寒清真人。

当寒清真人看清向自己袭来的东西时,吓得脸都绿了,他一边疯狂的向后奔跑,一边绝望的骂道:“你大爷!”而周围的修者看清那件东西时,心中竟然也跟寒清真人一样充满了绝望。

随着虚空中那道光门的缓缓闭合,凌瑀三人的身影也逐渐消失了在祭坛之上……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