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黄色app

,最快更新峡谷正能量最新章节!

韩国LCK赛区群雄并起,除了SKT和KT外,还有瘦死骆驼比马大的三星战队。

而被称为“非洲队”的AFS,为何能够在豪门林立的LCK赛区力压三星一头,成为第三支超级战队?

看看他们的选手配置就知道了。

上单马大头,马润,SKT的冠军上单二代目,创造了联盟历史上首次以上路为核心,带领队伍拿到世界冠军的男人。

别看现在SKT的上单Khan和KT的Sb两人风头正盛,堪称LCK史上最华丽的上单“双子星”,可在按资排辈的韩国遇到马润也还是得叫声哥。

当然,一个超级战队,单核肯定不行。

这个赛季SKT和KT两大宇宙战舰,哪个不是豪华到令人发指的明星阵容?

而“非洲队”当然也不只一个马润。

事实上,AFS的中野选手也是超级明星选手。

中单Kuro,曾经在老虎队中单,这是一个和SKT在当年那场被称为LOL史上最强BO5中,和SKT中单Faker打得平分秋色的男人。

打野Spirit,外型萌萌像兔子,当年三星蓝的打野。

春天里

这个选手LPL的观众其实倒是比较熟悉,甚至还有不少他的女粉,因为他在三星十子来华的时候曾加入宇宙队EW。

Spirit的成名战还是和国电战队EDE的那一场比赛,以一己之力凭借着三杀豹女,帮助宇宙队EW成功扳回比赛。

后来随着归韩大潮,被买入了AFS战队。

至于下路Karr和Tusin两人,虽然相比之下上中野的星光璀璨,稍微有些暗淡。

但AFS能从LCK十二支强队中脱颖而出,成为LCK的三号种子,队伍里肯定不存在短板一说。

……

S赛的第一个比赛日结束后,网络微博各大论坛贴吧上一开始都是对于首赛各大队伍表现的讨论。

但到了后面,网友们的目光却又纷纷聚集在了第二天KG的比赛上。

“赌五毛!KG不被暴打我X发电机!”

“嗯?X发电机不是猛汉的基础操作吗?”

“不会有人真没X过发电机吧?不会吧不会吧?”

“我六岁电风扇,十岁发电机,十二岁绞肉机,现在站在三峡大坝上的我说什么了吗?”

“……”

网上的分析还没开始,沙雕网友就把讨论的方向给带偏了。

很快从KG对战AFS谁能赢,发展成了一场民X发电机运动。

当然,第二比赛日的首战吸引的不仅是国内观众的目光。

国外的很多媒体经历了第一比赛日的鏖战后,此时也将目光放在了第二天KG和AFS的比赛上,这次LPL和LCK赛区的第二次碰撞上。

韩国那边随行的记者团,早上甚至还对除了AFS外的两个队伍做了一次采访,问一些关于他们更看好哪个队伍的问题。

其中Faker也受到了邀请,在问及他在马润和李秀峰之间他更希望谁赢的问题时,Faker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

一个是Faker的一生之敌,想起来都会“吨吨吨”的男人;

另一个是排位中无情把他当成垫脚石,玩弄他赤子之心的男人。

记者的这个问题就像是有人问Faker,马大头和李秀峰两人掉河里,他会选择先救谁一样。

他当然是巴不得他们死了。

但这话是不能说的,于是Faker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我觉得我们SKT并不是无敌的思密达,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思密达,我们今天也会力以赴的思密达。”

记者:???

相赫,知道我问什么吗?

……

至于当事人KG,他们很清楚的知道明天的对手是AFS,但并没有做一些加练之类的临时抱佛脚之类的事情。

这就像是高考三天,考前可以玩命冲刺,但在考试的三天里,最需要做的反而是调整好心态。

打完比赛,他们出去吃了顿教练口中的正宗牛肉面,KG一行人回到酒店训练室后又打了把几把峡谷之巅就睡下了。

次日,KG众人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因为今天第二比赛日的首战是KG的缘故,LPL的随行记者团来到了KG所在酒店楼层,刚好看到了刚洗完澡穿着浴袍的李秀峰。

李秀峰正在擦头发,擦完抬头一看,就发现了熟悉的面庞,原来是LPL的女主持人,被称为电竞女神的夕桐。

李秀峰浴袍并没有拉起来,只系了腰间,露出了小半个胸膛,夕桐就这么怔怔地看着李秀峰的胸肌出神。

她抬起头,眼神有些迷糊地看着李秀峰的侧脸,恍惚间似乎和自己脑海中的某个印象重合在了一起。

彭…余宴?

后面工作人员扛着的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这一幕。

这会儿华夏国内正是晚上刚下班的时候,处于直播间人气热度高峰。

李秀峰这么不经意地一露,直播间的弹幕顿时炸穿了。

“卧槽!峰狗还有这身材?”

“这个批人穿衣显瘦,脱衣见肉啊。”

“峰哥帅帅帅,迷妹爱爱爱。”

“脑公!等一下我脑公呢!”

“女粉滚出克啊!”

“夕桐小姐姐矜持点,不要忘记的目的啊。”

“……”

训练室门口,夕桐也反应了过来。

她撩了下耳边的头发,努力从李秀峰的胸口挪开目光,脸上流露出了镇定得笑容。

“峰哥好,我们是《选手零距离》节目组的,这次来主要看为我们国内观众展现一下选手们在大赛前的真实一面,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

这个节目是LPL的官方固定节目,为直播间填充赛前这段空档期,同时也为即将到来的比赛预热。

去年和前年的S赛时,负责主持的是爱萝莉,今年换成了夕桐。

此时,夕桐说到“方不方便”的时候,她的视线不自觉的又朝着李秀峰胸口飘了过去。

咕噜——!

李秀峰又不是傻子,自然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

他不动声色地拉了下浴袍的领口,遮住了自己胸前上挂着的那个昨晚和队友逛街咬牙买下轻奢吊坠,心中冷笑一声。

财不露富。

古人诚不欺我。

可惜抱歉,我一眼就看出不是…咳咳,另有所图!

李秀峰轻咳一声,脸上露出了儒雅随和的笑容,“方便,当然方便,就是小兲他们还没起床,等着,我先去叫一下。”

夕桐看到李秀峰拉衣服的动作,白皙的鹅蛋脸上不由微微一红,急忙点头道,“不着急不着急,让大家多睡一会儿也没事。”

我也还想多看看…

李秀峰倒是没把客气话当真,来到小兲等人的房门前就是一阵猛敲,很快穿着裤衩的小兲等人也起床开门了。

一开门,看到摄像机,他们又急忙缩了回去。

房间里很快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声音,以及痛骂峰狗不当人之类的。

当然,后者的声音都是在心里。

看到这鸡飞狗跳的一幕,国内直播间一些其他队伍的粉丝顿时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一般,弹幕上一阵滚动。

“德国这会儿中午了吧?下午KG的比赛不是第一场?”

“睡觉睡到自然醒,KG的准备真是有够充分呢。”

“昨天打赢外卡队无敌了?坐等今天KG被非洲队暴打。”

“这上单以为自己是男模?还尼玛露胸肌,爷吐了。”

“……”

“有一说一,峰狗这胸肌,不比男模更男模?”

“确实,电竞彭余晏实锤了。”

“别酸了,峰狗的身材给,要不要?”

“……”

直播间KG和李秀峰的粉丝反击的角度倒是清奇。

他们也不去洗KG员起床迟,反倒是讨论起了刚刚惊鸿一瞥的胸肌。

很快,直播间的弹幕风向又变了。

尤其是在一些女粉入场后,直播间的大部分弹幕又都变成了“峰哥和彭余晏谁身材更好?”、“颜值堪比吴颜祖,身材不输彭余晏,峰哥i了i了!”,“谁骂我脑公老娘喷谁!”…

……

一片热议之中,

十月八日下午四点,小组赛的第二比赛日的首战终于拉开了帷幕。

“观众朋友们大家伙,欢迎收看我们柏林世界赛小组赛第二比赛日的比赛,我是解说元泽。”比赛开始,LPL观众熟悉的关大校来了。

关元泽,LPL继Joker后新一代毒奶势力,可以说是无数队伍在赛前避之不及的存在。

“大家好,我是解说夕桐。”

夕桐笑着眨了眨眼,上午刚带着录制组“探秘”完KG俱乐部,下午又坐上了解说台,可见LPL的女解说们也很不容易。

“今天第一场是KG战队的比赛,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今天我们柏林梅赛德斯奔驰中心的现场除了欧美观众外还有很多留学生观众,看来近年来我们LPL赛区在海外的人气也越来越高了啊。”

“没错,打铁还需自身硬,这是因为我们LPL在世界赛的表现也越来越好了,希望今年可以更上一层楼。”

台上的解说正做着开场。

舞台上,KG和AFS战队就在场观众的欢呼声中依次登场了。

首先亮相的是来自LCK赛区的AFS,人送外号非洲队。

队伍上单Marin,S5冠军上单,唯一皮肤上印着MVP的男人,一个让Faker“仰慕”的成熟男人。

而且十分凑巧的是,

S5他夺冠的那场总决赛的举办地,恰好就在今天的德国!

今天的柏林!

今天的梅赛德斯奔驰奔驰中心!

同一个地点,不同的赛季。

尽管如此,Marin在柏林当地可以说是欧美观众的老熟人了,那张帅脸也很符合欧美观众的审美。

这不,AFS刚从选手通道出来,观众席上就掀起了一阵狂呼,场馆里一些区域热情的欧美观众甚至还掀起了“人浪”,

更有不少奔放的欧美女孩,双手放在嘴边大叫了着“Marin”,在马大头头来目光的时候,纷纷作出了飞吻的手势。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Marin在德国柏林的比赛,简直是来到了自己的主场。

后台SKT休息室,正在观赛的Faker嘴角也抽搐了一下。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忽然想起了那年那个女孩接受采访时说完那句“我更喜欢庆欢(Marin)这样的男人”后。

韩国网友在网络上的评论,其中有个评论Faker记得很深。

“李相赫,已经输了。”

已经输了…

输了…

不!我没有!!!

休息室的Faker心中呐吼了一声,突然端起旁边的保温杯仰头一饮而尽。

旁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力宏教练”Kko吓了一跳。

“相赫?”他尝试性的叫道。

“我没事。”Faker神情凛冽。

“刚拿的是我的保温杯。”

“噢…哦?”

“……”

韩国的AFS登台亮相后,舞台另一侧跟着走出了李秀峰等人。

相比之下,KG从队伍到大部分选手,对于欧美的观众来说就有些陌生了。

好在李秀峰曾在燕京举办的MSI世界赛上大出风头,当时欧美的观众也通过网络直播看了比赛,对他还有印象;

再加上今年峡谷之巅国际服刚开,李秀峰的“月下小剑仙”曾经在惨烈的角逐中,成功登顶Rank世界第一。

此时现场观众席上除了华夏留学生外,那些欧美观众有喊“Phoenix”的,还有一些老外操着半熟的中文喊“剑仙”。

场下的呼声尽管没有AFS登场的时候那么热烈激情,但气氛却愈发高涨。

……

很快,第一场比赛的BP开始了,这场比赛KG在蓝色方,AFS在红色方。

在BP的时候,AFS的教练像是个跟班小弟一样站在马润身后。

没办法,这位哥无论是年纪还是资历都比他高一头。

要知道,马润初登赛场是在他服完兵役后,23岁的他那时已经到了别人退役的年龄。

在电竞圈,这个年纪的高龄选手不是不能打,但也应该是作为一个抗压选手的存在。

但25岁的马润却一次次用惊人的操作刷新着观众的认知,用一手离谱的剑姬屠杀了整个职业赛场,一手炽热的兰博不知烤碎了多少选手的冠军梦。

在S5那个诸神混战的时代,硬是顶着重返巅峰的faker砍下世界赛SMVP,这种人,哪有教练会在他面前托大?

“上单英雄不用Ban,Ban了也是白Ban,帮马润哥办个杰斯意思下也就算了吧。”队伍里的Spirit笑着说道。

Spirit在AFS队里的地位特殊,因为他有着可爱的兔牙,笑起来也很有感染力,是队伍活跃气氛的吉祥物。

“没必要在上单英雄上浪费Ban位。”

Marin笑了笑,“对面的上单我看过他的比赛很强,英雄池也很深,我感觉几乎没有他不能玩的英雄。”

“马润哥说的是。”AFS的教练是个年轻的四眼仔,笑着推了下鼻梁上眼镜道,“那我们就还按照预选的战术来,见招拆招。”

很快,第一轮BP结束。

蓝色方KG禁掉了猪妹,辛德拉,轮子妈,紫色方AFS禁掉了盲仔,艾克,加里奥。

KG的隔音比赛室里。

“峰哥先拿吧。”

小兲松耸了耸肩道,“对面Ban我盲仔,我没英雄玩了。”

龙教头过去揉了揉他的肩膀,“别整天搁那惦记那盲仔,蓝色方哪有先出上单的,这把想玩啥?”

小兲无奈地张了张嘴,李秀峰却笑着打断道,“蓝色方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不让对面看出来就行了。”

“摇摆?倒也不是不可以。”

龙教头沉吟了下。

很快,KG第一手亮出了英雄。

狂战士奥拉夫。

……

“噢!KG第一手亮出了打野。”

“这个英雄倒是不怕康特啊,小兲的奥拉夫可以的。”

“嗯,那我们看AFS这边,巨魔和塔姆,这是野辅吗?”

“……”

伴随着台上解说的分析。

一转眼的功夫,双方的阵容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英雄部选出来后,KG这边又开始换位,奥拉夫终究还是没有摇摆到上单,KG最后把兰博安排在在了上路。

蓝色方KG:

上单兰博,打野奥拉夫,中单吸血鬼,下路维鲁斯和洛。

紫色方AFS:

上单鳄鱼,打野巨魔,中单船长,下路飞机和塔姆。

双方的阵容一选出来,直播间里顿时就是一阵热议。

“马大头掏出鳄鱼了?游戏结束。”

“鳄鱼?就是那个单杀AJ的鳄鱼吗?”

“峰狗的兰博这把怕是难顶啊。”

“上单打不过,没有一个打野是无辜的,小兲准备接锅!”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