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3app网站

听到叶老鬼的话,通灵阁长老姬罗生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黑线。他面如焦炭,嘟囔道:“叶老鬼,你个老不修。虽然你是我的前辈,虽然你的修为远高于我,但不代表你可以践踏我的人格。小姬这个称呼我很不喜欢,我宁愿你叫我的名字。”

看到姬罗生的神色,明明十分凝重的气氛瞬间变得不再那么拘束了。是啊,人生苦多,身为修者的他们要比寻常百姓更加珍惜暂时的安宁时光。从某种角度上说,苦中作乐也是一种洒脱的心性,是一种与残忍世界对抗的生存哲学。

“哈哈哈,叶前辈,姬道友一直不喜欢听我们叫他小姬,他说这样会让别人误以为他在装嫩。不如您跟我一样,叫他老姬吧!”就在这时,毒王谷的谷主屠烈也适时的补上了一刀。

“屠老怪,我诅咒你每次渡劫都被霹得外焦里嫩!你每次去烟街柳巷我都会用显像珠记录下来!”接连被叶老鬼和屠烈调侃,姬罗生的脸色涨得通红,咬牙低吼道。

看到姬罗生那愤恨之中带有一丝委屈的神色,众人终于按捺不住,爆发出哄堂大笑。他们没有恶意,仅仅是玩笑而已。

直到众人笑声将歇,姬罗生的脸色也终于恢复了正常。他斟酌良久,一脸正色地对众人解释道:“其实,这朝天塔虽然神秘,但我们通灵阁也并非对它一无所知!”

见姬罗生回到了正题,围坐在九层高塔中的强者纷纷止住了笑声,将视线望向姬罗生,等待着他的下文。

姬罗生轻咳一声,继续说道:“在我们通灵阁的藏经楼中,的确有一本古籍记载了关于朝天塔的只言片语。虽然只有寥寥数句,但是在我们关于朝天塔匮乏的认知中,也算是一本相对完整的珍贵资料了。”

“我不知道诸位发现没有,在我们所听闻的关于朝天塔的往事中,神塔一共出现过三次。而这三次每一次都与华夏有着莫大的渊源。不管是盘古开天,女娲补天,还是轩辕西游。”

听到姬罗生的话,诸方强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正如姬罗生所说,在他们的印象中,朝天塔三次现世的确都与华夏有十分紧密的联系。可是,却从未有人想到这一点。

无论盘古神尊、女娲大帝,亦或者轩辕圣帝,都是华夏的创世神明和人文初祖。既然朝天塔与他们紧密相关,由此便能说明,朝天塔与华夏之间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隐秘联系。

优美山间的波西米亚女子

见众人陷入沉思,姬罗生接着说道:“按照通灵阁的那本古籍所述,朝天塔共有九层,而每一次其实都代表着一个世界。九层高塔,也预示着共有九方世界。”

“在这九方世界中,每一层都隐藏着无数的机缘,那些机缘来头甚大,甚至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就连那本古籍,也语焉不详,似乎在畏惧着什么,不敢清楚的记述下来。”

“虽然朝天塔中藏着无尽机缘,但同时在那里也有九位逆天生灵守护。可以说,但凡想要在朝天塔中得到任何机缘,都必须要过守护生灵那一关。虽然古籍中并未记载那九位守护生灵的来历,但想来一定不是寻常之辈。”

姬罗生的话令在场修者纷纷皱眉,预感到了无穷的压力。其实他们早已猜到朝天塔既然降临华夏,定然会有意想不到的因果和凶险。现在看来,似乎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如姬道友所说,既然朝天塔中藏匿着无法想象的机缘和劫数,那么它为什么要降临华夏呢?而且,还是赶在这个敏感的时间,又是降临到如此奇怪的地方。”南宫羽思忖着问道。

其实南宫羽的问题也正是其他人不解的地方。朝天塔与华夏渊源颇深,它于华夏浮现似乎也合乎情理。但是它出现的时机和出现的地方又有太多的巧合,让人心中泛起谜团。

朝天塔早不来晚不来,却偏偏赶在所有人都想对建木神树的机缘出手的时候降临。而它显化之时又将建木神树的机缘尽数收纳,瞬间便断了所有人对建木神树的觊觎。

那么,朝天塔和建木神树有什么关联,它和武道纪元、和华夏祖星、和登天路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听到南宫羽的疑惑,姬罗生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双眉紧皱,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良久,他终于抬头望向南宫羽和九层高塔中的无数强者,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南宫院长,诸位道友,我怀疑……赤鬼和雷王并非真正祸乱华夏的始作俑者,在他们身后,应该另有其人。而赤鬼和雷王,不过是受人驱使的傀儡,他们只是跳梁小丑一般的存在。而朝天塔之所以在此时降临,我猜应该也是想对华夏广施恩泽。”

见众人若有所思,姬罗生继续解释道:“我曾经暗中调查过赤鬼和雷王的底细,发现这两位万古仙尊虽然修为强横,但是在许多老一辈强者的眼中,他们算不得叱咤一方的巨擘。”

“而且,他们的修为虽然达到了仙尊境界,可是以他们这样的修为,就算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华夏觊觎。”

“所以,我怀疑他们之所以敢这般有恃无恐,一来,他们身后另有高人撑腰,那幕后之人蛊惑他们在华夏为恶。二来,他们一定有所依仗。而他们依仗的东西,或许是那位神秘的幕后强者,或许是那位神秘人赐予他们的某种逆天法器。”

“那依你之见,赤鬼和雷王依仗的强者是什么来头呢?”

南宫羽手捋白须,心中一动,对姬罗生轻声问道。

“这个嘛……我也不清楚。其实在武道纪元开启之前,我以为我们通灵阁无所不知,可以查尽星海所有的真相。但是当武道纪元开启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渺小。”

“浩瀚星海广袤无边,在历经岁月的沧桑变化中,无数强者崛起又陨落,无数皇朝兴起又覆灭。相对于这方大世,这片星海来说,我们不过是蜉蝣般的生灵,在日夜不息的时光更迭中朝生暮死,卑微苟且。”

“所以,今时今日若再问我通灵阁知道多少,可能我只会谦恭而言,我们所知道的,不过是星海中的沧海一粟。”

对于南宫羽的询问,姬罗生第一次露出了复杂的神色。他遥望九天,神色谦卑,那是对于天地的敬畏,对未知世界的敬畏,对岁月激荡出的辉煌时光的敬畏。

最后,姬罗生缓缓地摇了摇头,收回了思绪,对众人再次说道:“这几日,我受到阁主的委托,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南荒的动向。我发现赤鬼和雷王在隐居之地的后山中开创了一处禁地,每一次他们在华夏折羽之后,都会前往禁地中闭关。”

“若在平时,仙尊闭关并不会引起我的怀疑,可是我发现他们每一次闭关之后修为都会精进很多。那种精进不是靠修行得来的,而更像是被人赋予了什么奇怪的力量。虽然那股力量并不属于他们,但却可以让他们在短短几日内变得更强大。”

“你的意思是说……在南荒的禁地中,有神秘力量相助赤鬼二人?”姬罗生的一席话让南宫羽瞬间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不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合理地解释为什么赤鬼和雷王每一次被我们重创之后,都会选择进入南荒的禁地中修养。尤其是上一次的昆仑之行,那时候雷王被昆仑界中的华夏意志斩断了手臂。而雷王身为星海强者,被华夏意志附着在伤口上之后,即便身为仙尊的他,同样无法断臂重生。但事实却是,当雷王从禁地中回到南荒的时候,手臂却完好如初。”

姬罗生打探到雷王和赤鬼的举动,十分笃定地说道。

“看来,我们的敌人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强大呀!赤鬼、雷王、虬龙、魔天君主,现在又多出了一个背后的神秘强者!”南宫羽轻叹着摇了摇头,眉宇间浮现出凝重的神色。

想罢,南宫羽看了看前来相助华夏的无数修者,又将视线望向姬罗生,正色问道:“姬道友,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听到南宫羽的话,还未等对方说完,姬罗生便笑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南宫院长请放心,三千名通灵阁弟子已经散布到了南荒之中,时刻关注着赤鬼和雷王等人的动向。一旦他们有所动作,我们一定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

见姬罗生猜到了自己心中所想,南宫羽会心一笑,轻声说道:“既然赤鬼和雷王身后有高人相助,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无论是天阙之匙和小瑀,亦或者这一次的朝天塔。”

“不错,所以,我们才要早做防范。一方面警惕赤鬼等人袭杀小瑀,另一方面也要提防他们暗中动作,前往朝天塔窃取机缘!”昆仑妖王对南宫羽的想法十分认同。

“报!回禀姬阁主,南荒弟子传来信息,赤鬼和雷王等修者已经出发,看样子,应该是前往朝天塔的方向奔来了!”

就在众人商议之时,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禀报声自武学系的高塔外传来。而后,一名身着通灵阁弟子服饰的修者跪伏在塔外,对着姬罗生恭敬地说道。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