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短视频app下载安装

PS:求推荐票哇~~

————以下正文————

年后,正月初二,当赵虞带着静女前往北屋用早饭时,他敏感地感觉到今日的气氛有些凝重。

这份凝重气氛的来源便是他外祖周老爷子,后者死死地盯着他与大外孙赵寅,仿佛恨不得要将两个外孙刻在心底,说实话,让赵虞感觉颇有些不自在。

怎么回事?

赵虞也不好问。

随后,当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用罢早饭,周老夫人道出了此事的原因:“公瑜,叨扰了你们这么久,老头子跟我也该回郾城了……”

一听这话,鲁阳乡侯与他的夫人周氏都是一惊,周氏立刻挽留道:“娘,再住些日子吧……”

鲁阳乡侯在旁亦劝道:“是啊,母亲,年前府里事务繁忙,都没能找机会好好陪陪二老,还让二老帮忙置办了年礼,年后府上没什么大事,咱一家人……”

他感觉有点过意不去,毕竟这次他岳父岳母过来——主要是这位岳母大人,非但没好好歇歇,反而帮了他们不少,就比如置办年节礼,还是这位老夫人与周氏一起与叶县置办的,原本指望着过了年后能好好陪陪二老,没想到二老居然准回郾城了。

他心中感觉亏欠,但老夫人却不这样认为,能帮上女婿与女儿,她反而觉得非常高兴。

只不过,真的该回去了。

春暖风光里的秀丽小妹

压压手安抚女婿与女儿,老夫人一脸慈祥地笑道:“公瑜啊,莫觉得过意不去,到了老身这个岁数啊,寻常事都不在意了,只要你们小辈好……老身也想继续住一阵子,但真的该回去了,因为还有一些事,比如跟老头子拜祭周家列祖列宗,再者,老头子还要去拜访一下他那几个快入土的老友,到了咱们这年纪,也就见一面少一面了……”

在老夫人出言解释的时候,老爷子闷不吭声,只是瞅着面前两个外孙。

见此,周氏转头看向老爷子,劝道:“爹,再多住几日吧?”

周老爷子偷偷瞥了一眼老伴,诺诺说道:“这样……这样就误了祭日了……”

“皆时女儿跟您二老一起回郾城,到时候女儿向我周家祖宗解释……”

听到这话,周老爷子颇有些意动,转头看向老伴道:“老婆子,女儿说她跟咱们一起回郾城……”

老夫人只是淡淡看着老伴:“以往年后若稍稍耽误了祭日,你便要破口大骂,还说什么‘你要我做周家不孝子孙么’,这次就没事了?”

“……”

老爷子无声地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见此,周氏哪里还会不知什么情况,劝母亲道:“娘,您二老就再住几日吧,皆时女儿带寅儿、虍儿兄弟俩一起前往郾城,跟二老一起拜祭周家先祖……”

一听这话,老爷子面色动容,转头看向老伴,压低声音说道:“祖宗肯定也想见见两个玄外孙。”

“你又知道?祖宗给你托梦了?”

老夫人瞥了一眼老头子,没好气地说道:“再者,你那几个快咽气的老友怎么办?不去了?那几个老头可是见一面少一面了,若因为耽搁了、见不着面,你可别后悔。”

老爷子犹豫了一下,但在看了一眼两个外孙后,梗着脖子又辩道:“大不了过几年在地下相见。”

老夫人气乐了,在白了一眼老头子后,转头对女婿与女儿说道:“老头子的胡话你们莫当真,那几个老头,皆是与老头子有过命交情的,若是不趁他们还在的时候去见几面,住一段日子,老头子日后肯定要埋怨老身,埋怨老身当时为何不劝阻他,这老家伙的脾气,老身跟了他一辈子了,太清楚不过了。……这样,我们先回郾城,准备一下祭祀用的祭品,我儿想来的话,过几日可以来,办完祭祀后,老头跟我便拜访他几个老友去……”说罢,他转头看向老爷子,问道:“老头子,你看呢?”

“你都替我安排好了,我看什么看?”老爷子气呼呼地顶嘴道。

气归气,当他转头面向兄弟俩的时候,他还是那一脸慈祥:“寅儿、虍儿,到时候跟你们娘一起到郾城来好么?外祖府上有许多好宝贝,都是古人留下的,寻常人外祖轻易不给他们瞧……”

赵寅这几日与老爷子处地不错,点点头笑着说道:“只要父亲允许。”

听闻此言,老爷子立刻转头看向鲁阳乡侯,慈祥的面色亦立刻被冷漠所取代。

被老岳丈盯地心中发虚,鲁阳乡侯当即讪讪表态道:“父亲放心,到时候小婿携令女与二子一起去郾城……”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老爷子打断了:“只要我女儿跟我两个外孙来就行了,你就不用来了。”

鲁阳乡侯被噎地顿时说不出话来,好在从旁有老岳母替他说话:“老家伙怎么说话呢?女婿来拜祭你家祖宗,你还推三阻四。……公瑜,你不用管他,看他到时候敢怎么样!”

可能是被老伴瞪了一眼,老爷子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转头看向赵虞,问道:“虍儿呢?”

见众人的目光投向自己,赵虞犹豫说道:“孙儿年后……可能有点事,不便离开鲁阳……”

这委婉的拒绝,让老爷子颇为失望,临末又狠狠瞪了一眼女婿。

当日,老爷子便恋恋不舍地带着老夫人离开了乡侯府,就此返回郾城。

临行前,老夫人拉着女婿与女儿的手说道:“公瑜啊,我女儿性子像老身,她爹老糊涂了,唯独老身知道我女儿是什么秉性,老身感谢你这些年包容她……”

“娘,您乱说什么呢?”周氏少有地嗔道:“哪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你女儿不知有多贤惠,对吧,夫君?”

看着妻子笑眯眯的目光,鲁阳乡侯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

老夫人被女婿脸上的严肃逗乐了,拍拍女婿与女儿的手背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老头子跟老身,如今也就剩下一个心愿了,希望你们小辈都好好的。……对了,公瑜,算算日子,你两个兄长应该此时应该早已收到了家书,倘若他们将回信送至郾城,回头老身叫家仆送来。不过等他二人运来粮食,怕是还需要几个月,你莫要着急。”

鲁阳乡侯连忙说道:“多谢母亲,小婿这边也会尽快准备好购粮的钱款。”

“那个不着急。”

老夫人笑着摆摆手道:“都是自家人,无需太过在意。……老二性格惫懒,这些年在定陶也没啥作为,不过老大在徐州做地不错,回头你俩用书信聊聊,你也是他妹夫,他不会不管你的。”

听着如此暖心的话,鲁阳乡侯心中着实感动。

正如老夫人离开时所说的,没过几日,周老爷子与老夫人的二子、也就是赵虞的二舅周傅,从定陶县送来了家书,由周家的家仆送到了鲁阳乡侯府。

信中大意,定陶、曹县一带近几年亦受到干旱影响,虽然考虑到定陶是比郾城还要繁华的大县,县市自然不至于短缺粮食,但价格有所偏高,周傅认为不值大批采购,因此只替鲁阳乡侯购置了五万石,余下的,他准备前往濮阳,甚至的河北,看看能否替妹夫弄一批低价的粮食。

除此之外,他还建议鲁阳乡侯等等他大哥周韫的消息,毕竟周韫在徐州,而徐州一直都是盛产粮米的郡县,当地的米价自然要比内地便宜地多。

得知此事后,赵虞亦颇感意外。

要知道,整个鲁阳县的县库,最多的时候也就只有八九万石粮食,而他二舅眼睛都不眨就准备运来五万石,还说先用这点粮食应应急,这让赵虞再次感受了周家的雄厚财力。

“原来娘是富家千金出身?”他笑着与母亲周氏开个玩笑。

周氏好笑地伸手敲了一下儿子的脑袋,调侃道:“那你要不要跟你外祖处好关系,过几日跟我们一起去郾城?”

赵虞想了想,立刻摇头道:“不了,孩儿还有点事。”

对于儿子所说的‘有点事’,其实鲁阳乡侯夫妇或多或少都能猜到,无非就是找机会回敬汝阳侯父子罢了。

其实这件事,过年期间一家人就谈论过,鲁阳乡侯的意见较为保守,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非汝阳侯继续纠缠不清,否则莫要主动招惹,毕竟人家确实家大业大。

但老爷子却支持小外孙赵虞——羞辱我女婿就算了,敢羞辱我外孙,这还得了?!

至于老夫人与周氏的意见,则比较居中,她们认为,虽然没必要与汝阳侯府彻底撕破脸皮,但一定程度上的回敬也是需要的,否则汝阳侯父子岂不是愈发肆无忌惮?

虽然周家并没有名爵,但庞大的家业使他们并不畏惧汝阳侯那种有名无实的爵侯。

周家二老的支持,让赵虞心中愈发有了些底气。

当鲁阳乡侯夫妇带着赵寅前往郾城时,赵虞每日守在家中,百无聊赖跟着张季、马成锻炼一下武艺,同时也派人关注着他鲁阳境内。

然而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一个月……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