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大大app下载

“脚下?”

鱼知温显然也十分聪颖,一下子和徐小受想到了一块儿去。

既然自己二人注定不可能引来这等白骨兽潮。

那么,定然是这些个敏感的家伙,嗅到了什么足以让其变强的宝物气息,这才蜂拥而至。

二人齐齐低头,鱼知温首先便是将自身灵念探了下去,然而一无所获。

徐小受则是更加古怪的表情。

他在开此坑洞前,已经压缩了“感知”范围,往下方扫了一圈。

怕的就是遇到了可怕的变异品种——白骨巨人之挖掘机版本。

可方才别说白骷髅了,连个散发特殊灵气的异石都没有。

这宝物,又怎么可能会藏在脚下?

“难不成,在更深处?”

心头一凛。

花季小美秀色宜人

感受着上方已经安静下来,营造出一种暴风雨前宁静的白骨兽潮,徐小受不敢胡思乱想了。

他再度压缩“感知”范围,呈线形延伸,迅速打向下方。

依旧一无所获!

“这……”

坑洞中,一男一女面面相觑,齐齐无语了。

鱼知温甚至已经悄咪咪动用了星瞳,可是除了平静,再无其他收获。

“莫不成,兽潮累了,所以停下来休息?”

她迷迷糊糊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言罢,自个儿却是开始羞红了脸。

这是跟着徐小受时间长了,被传染了吗?

此等荒谬的言论,竟然会从自己口中说出……

徐小受没心情开玩笑了。

扫不到下方的动静,他立马重归将注意力放到顶上的白骨巨人堆。

兽潮太庞大了!

哪怕是他的感知范围如此可观,依旧是没法完囊括住。

可想而知,这一次前来包围的白骷髅数量,是何等壮观。

大范围的情况徐小受摸不透。

但是小范围内的动静,反而是看得一清二楚。

徐小受屏息凝神,静悄悄等待着上方白骷髅们的后续。

果不其然,这群巨人稍息之后,真就还有后续动作。

只见平日里性情狂躁,有时候甚至可能因为相望一眼就开始干架的的白骷髅们。

在此刻挤来挤去,连脚都被踩碎了的情况下,竟然都一声不吭。

最后,推推嚷嚷一番之下,终于是兽潮中央残留下诸多趾骨? 腾挪出了一小块地方。

“吼嚯嚯……”

围着这一小簇空地? 白骷髅口中嘶哑的吼叫着,身子一上一下的像是在律动? 仿若一群野人围着篝火准备开始跳舞。

这祭祀一般的画面? 着实有点太邪门了。

徐小受看得一阵牙疼。

蓦然惊醒之时,才发现自己是竖着“感知”往上探。

也就是说? 这一小块空地,好死不死的? 就在自己二人头上?

“我有点害怕……”

一侧开着星瞳的鱼知温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这姑娘是真的慌了。

哪怕此刻白骨巨人们开挖? 想要把二人给挠出来,可能都没有这般情景来得惊悚。

一波兽潮过后,停下围圈,开始祭祀行动?

“不对!”

徐小受猛然瞳孔一缩。

白骨巨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开始这般行径。

而要说是祭祀? 这些个家伙? 甚至连个祭台都没有。

反观这帮雀跃兴奋,又隐含期待,偶尔还往地下观瞧的大家伙们……

“它们在等待着什么?”

徐小受感觉心忽然就不跳了。

白骨巨人、火系至宝、地底、等待……

“这特么,不会直接来个火山喷发吧!”

徐小受惊恐了。

他猛然看到上方一蹦一跳的大可爱们,在忽然间集体停止了动静? 像是被什么特殊气息惊吓到了一般,再度蹭蹭后撤。

“受到偷袭? 被动值,+1。”

信息栏突兀的就蹦出了这么一句。-

这一瞬间? 哪怕没有这个提醒,徐小受也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能量? 自脚底极深之地? 猛然蹿升。

速度之快? 简直是举世罕见!

“不好!”

徐小受一个飞扑,抱着眼前姑娘,一下子藏到了自己臂弯之下。

一撞!

“嘭”一声响,二人顷刻便从地底深处的侧方轰出了好几丈远。

鱼知温懵了。

她自然也是感受到了同样的灼热能量。

刚想要有反应,徐小受已经不容置疑的抱着她飞了!

第一次落入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之中。

说实在话,那股眩晕的悸动感,直接将她对外界的感知给冲击得没了。

徐小受的怀抱……鱼知温心头狂跳。

她完没有感受到故事中那些个保护欲一出,继而传递过来的温暖、柔和之感。

相反,有的只是因为瞬间用肌体冲击大地,继而反震回来的剧烈疼痛。

但即便是在此等情况之下,鱼知温知晓,徐小受已经在竭力卸力了。

不然的话,可能对方不自觉的一个用力,触不及防之下,自己可能当场就会碎掉。

……

“冲——”

几乎就卡着徐小受扑飞的瞬间,地底那道火熔柱状的光能,便是于二人原先落点处蹿升而起。

甚至连半息时间都不到,它便是完成了从深渊到天庭的飞跃。

“轰!”

破土而出的瞬间,火熔光柱瞬间掀翻了一众自以为已经避得很远了的白骨巨人,一下子接通了天际。

这一刻,几乎是整个白窟的人都是发现了这般天地异象。

山摇地动,四海嗡鸣。

炙热灼烈的火焰气息四散而开,顷刻间便是将离得最近的白骨巨人熔成了飞灰。

“吼!”

这些个没有头脑,四肢发达的大可爱们慌了。

脚踩脚、肩蹬肩的就想要离开。

哪怕是将同伴置之脚下,都在所不惜。

可是迟了!

火熔光柱在到达了至高点之后,终于是完压制不住光束的能量,横向爆发。

“轰隆隆——”

这一刻,仿若是灾难驾临一般。

熔岩倾泻,天降火雨。

方圆几十里地尘嚣顷刻炸开,继而才是肉眼可以观测到的火熔波荡扫射。

像是被天神重锤猛击一般,此等寂灭能量泛滥而开,大地当场堙灭,虚空骤然裂开。

黑色的空洞笼罩、吞噬了一切。

白骨兽潮当中的一小半,直接神销骨陨,连灰都见不着了。

余下的,接住了能量冲击波的一批,同样是被扫到了百里开外。

……

“我的天……”

鱼知温几乎是脑子懵圈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她不明白,这等足以灭杀王座级别的能量,就在自己身侧几丈开外爆开。

自己,是如何得以生存的?

不仅活了下来,还毫发无伤?!

颤巍巍的直起了身子。

放眼望去,那般世界末日一样的场景尽收眼底。

黑色虚空之下,无数由黑红岩浆铸就的玄斑巨蟒肆意腾挪。

明明没能感觉到灵智,可它们就好似是活着一般,耸动着其骇人听闻的硕大身躯。

一个几十里大小的深渊,从火熔光柱的中点扩散开。

那零零落落的白骨巨人尸体碎块随意坠就,预示着天地已经完不似往日。

“我还活着?”

鱼知温感觉到了荒谬至极,似乎一切都是在做梦。

突然的兽潮、突然的二人世界,突然的爆发……

她豁的心头一乱。

“对了,徐小受呢?”

就在这时,一缕金光就着消逝的黑色虚空坍洞出现在了眸底。

鱼知温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在地底了,而是飞到了天上。

不。

不是飞?

脚底那触及实物的踏实感,是不会骗人的。

鱼知温愣愣一个低头,赫然看到自己脚下踩着的,也是一片金光。

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回首。

抬眸。

一个红眼的金光巨人?

这一刻,鱼知温心头的震骇,已经无以言表了。

在背后便是一派末日景色的荒诞世界之中,一个金色的巨人,用双手护住了自己?

而方才她看到的画面,便是其指缝中的世界?

鱼知温恐怕毕生都难以忘却这个场景了。

她呆呆的注视着这张金光巨人的脸,良久,终于看出了一丝熟悉的痕迹,当即失声惊叫:

“徐小受?”

……

“受到呼唤,被动值,+1。”

徐小受灵台一震,总算从无尽苦海之中,寻到了一缕救命稻草。

抓着这声音的根源,他才堪堪将意识从崩溃边缘拉扯回来。

“咔咔——”

狂暴巨人的身体咔咔作响,在一声轻颤之后,轰然炸开。

浑身是血的徐小受再也支撑不住,直接从虚空坠落。

“嗖!”

鱼知温眼疾手快,闪身抱住了他,缓缓落到地面,将人扶好,这才惊异而关切的问道:

“徐小受?”

似乎除了重复这三个字,没有什么可以表达她的震惊,以及无所适从了。

那金光巨人……

是什么灵技?

徐小受竟然能以先天修为,化身这等存在,继而接下这样狂暴的一击?

“天地异象……”

鱼知温苦涩一笑。

她知道天地异象。

这是寄生在天地中,汲取养分的绝代至宝出世时,才会伴生的特殊异象。

基本上每出一次,附近一城、乃至一郡,可能便没了。

可鱼知温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生,竟然能遇到一起天地异象在身侧炸开的情况。

你要说这是霉运,恐怕天底下能遇到这等境况事的人,屈指可数。

可要说着是运气爆棚……

鱼知温知道,没有徐小受,她此刻已经死了。

天地异象伴生的宝物固然强大。

然而,没命拿的情况下,谁敢遑论运气好坏了?

“我欠你一条命……”

鱼知温有些悲恸的呢喃着。

她抱着徐小受冰冷的脑袋,看着这一派荒芜的世界,终于压制不住心里头的悲伤情绪,埋胸低泣。

然而啜泣声还没响起多久,胸口处一道颤抖的哼声便是传来。

“闷……”

“额?”

鱼知温哭声一滞。

她微微松开徐小受,完不敢有大动作,以防二次伤害到他。

接着,便是震惊的看着这家伙破碎的躯体,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着。

要不是她离得快,恐怕连自身都要被修复进去!

“这……”

“受到怀疑,被动值,+1。”

“徐小受,你没死?”

鱼知温抹着眼泪。

她没想到这样子的一击,徐小受保下了自己,本人竟然还没有阵亡?

那可是连王座都难以抗下的伤害啊!

徐小受双目迷茫的看着上方,直到意识再度恢复了一些,这才挪动头到外侧,瞅见了鱼知温潸然泪下的脸。

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将头挪回。

“我可以再死一会儿。”

“你。”

鱼知温瞬间被气乐了。

直接一把推开这家伙想要占便宜的脑袋,这才羞着脸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正经。”

“咚”一声响,徐小受一头栽在了地面。

被动技失效的情况,以前他只体会过“元气满满”清空的情况。

此刻却一把尝了个遍。

仅仅只是脑袋着地,便是疼得他龇牙咧嘴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般爆炸太强了,差点没把徐小受给炸废。

终日炸人,终要被炸?

徐小受无语。

鱼知温看着他头落地,一下子又慌了。

“没、没事吧?”

她想要扶一把,徐小受没好气的打开了她的手。

“没事。”

“我救了你一命,你就是这样子来回报你的救命恩人的?”

“我没事,我好的很,我脑袋、我手、我身上下,一点儿都不疼!”

鱼知温:“……”

他看着徐小受抱着头挣扎的样子,突然破涕为笑。

“你像个孩子。”

徐小受顿时怒了。

“你才像个孩子!你从头到脚,都像个孩子!”

他眼神突然定住:“除了这……”

“哎哟!”

被一巴掌怼脸,徐小受挣扎着半起的身子,又被鱼知温给摁到了地上。

这姑娘红着耳根出手完毕,才又意识到自己太用力了。

“没、没事吧?”

徐小受:“……”

这姑娘,记忆短片了不成?

又来这一句?

“没事。”

“我救了你一命,你就是这样子来回报你的救命恩人的?”

“我没事,我好的很,我脑袋、我手、我身上下,一点儿都不疼。”

徐小受甚至连语气都没有改变一点。

鱼知温美眸一眨,隐隐觉得这话好熟悉。

转念一想,这不就是方才徐小受说过的话?

一字不差?

“好家伙!”

她笑眼顿时弯了起来,提起了拳头,威胁道:“你再贫嘴!”

“你又想揍我?”

徐小受眼珠子一瞪。

鱼知温已经学会不接受徐小受的任何反问了,下巴一抬,唇一抿。

“是!”

“受到欺骗,被动值,+1。”

徐小受一嘴的骚话,就这么突兀的被信息栏给打断了。

耳侧火熔光柱还在冲天的迸射。

黑洞滋滋,空间在快速修复着。

惨叫的白骨巨人此起彼伏,两岸猿声啼不住,可能就是这个样子了。

而末日之内,二人定格了的画面,似乎真就安静了下来。

徐小受有些痴痴的望着这提拳佯怒的姑娘。

鹅蛋脸上的樱唇朱红一点,散乱青丝在喧嚣风声中悠扬。

明眸皓齿,泪痕微凉。

梨花带雨中有着一丝被挑拨而起的嗔怒,正如这末世之下依旧残留有二人般的岁月静好。

“长得挺好看的一姑娘,戴什么面纱呢?”

徐小受收回目光,拨开了她的拳头。

感受着恢复了小半的身体,他缓缓支起了身子。

“什么好看、面纱……”

鱼知温心头疑惑,突然美目瞪圆,双掌慌乱的拍起了脸颊。

这一碰,她便是知晓了,面纱没了。

“你!”

晚霞没有,但徐小受光是这一小段时间,便是不知道看到这姑娘脸红多少次了。

这也太见生了吧!

他笑着说道:“我以为会有什么特立独行的疤痕,亦或是年少不懂事留下的标志,结果都没有。”

“长得这么好看,你蒙什么面纱,是怕刺激的别家的姑娘吗?”

“我……”鱼知温俏脸又红了。

他能听得出来徐小受是在夸自己。

但从这家伙口出出来的话语,怎的听起来就是这么别扭?

“你闭嘴!”

她捧着脸,别过头去。

末日残景,似乎在这一刻都要比徐小受好看了。

鱼知温心头怦怦狂跳,她知晓自己戒指里头就有备用的面纱,却突然又想不起来了。

徐小受笑而不语,没有继续调戏这姑娘,而是将目光放到了那将他炸飞了的火熔光柱之上。

他反应很快。

意识到这玩意会二次爆发的时候,其实也想过拿出元府。

但是那个时候,已经不是能不能被鱼知温知晓元府的情况了。

他并不知道如果元府空间扛不下这一击,继而破碎。

那么身在异次元空间里头的自己,是会当场死去,还是被流放虚空?

亦或是……

再度穿越?

徐小受赌不起。

他学历不高。

对空间、对物理的研究,仅仅只是知道“给我一个支点”那种简单的格言罢了,还记不住下一句。

类似什么三维、四维,什么折叠空间理论……

他搞不清楚。

既然搞不清楚,那么接下这一击,最好的方法,便是用身体!

于是乎,在给自己套上了一层来自桑老的乌龟壳后,他掐住了青铜雕片。

果不其然,乌龟壳瞬间便被炸飞了。

迫不得已之下,他便只能化身狂暴巨人,继而再勉强护住鱼知温。

“所以,大浴缸呢?”

徐小受“感知”扩散,终于找到了极远处被轰得镶嵌入地的那方丹鼎。

出乎预料的,这玩意竟然一点裂痕都没有。

“果然不愧是那老家伙的东西……”

徐小受一个牵引,便是用剑意操纵着大浴缸飞回。

这也就是爆破的掀力太大,他拉不住大浴缸了。

否则,真要被这玩意罩着,说不得此刻还不用伤得这么重呢!

默默收回浴缸。

鱼知温也在一侧默默观瞧着。

二人都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火熔光柱的能量似乎已经快要释放完毕了。

一道淡淡的影子,在光柱里头显露开来。

徐小受不敢用感知去探。

太烫了。

一碰就是灵魂灼伤的感觉。

这股气息,似乎还要比他的烬照气息更加灼热。

恐怕是桑老来了,都不一定能出这火焰气息其右。

“什么玩意?”

皱着眉,眯着眼,没等看清其内那淡淡的光影,四周大地,突然开始齐齐震颤了起来。

“这是……”

鱼知温和徐小受对视了一眼,二人目光中尽皆露出了惊讶。

“剑意?”

那深藏于火熔光柱中的影子,竟然是一把剑?

“有四剑?”

徐小受第一时间便脱口而出,这一下,他甚至有种拔出黑落剑鞘验证一番的冲动。

“不是。”

鱼知温却是直接摇头。

她一双星瞳活络开来,直直盯着火熔光柱,终于忍不住惊艳得捂住红唇。

“是什么?”

徐小受问。

“焱蟒!”

鱼知温的话语声,有着掩饰不住的惊骇。

“焱蟒……是什么?”

鱼知温偏头,呆滞而又不可置信的望着徐小受,这才缓缓吐气道:

“名剑,榜三!”

“名剑?”

徐小受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

他见过名剑!

苏浅浅的墓名城雪、泪双行的抽神杖、抱剑客的越莲、九剑客的绝色妖姬……

但这些,都不是属于他的剑!

作为一名剑客,若说要凭自身心气,生生把“藏苦”养成一把名剑,这并不是虚的。

徐小受真就觉着自己可以。

但同样,作为一名剑客,看到别人家的剑客可以手执名剑,而自己,却只能拿着来自第八剑仙昔日随身佩剑的剑鞘中的一把区区八品灵剑……

说不难过,其实是假的。

徐小受需要一把剑。

一把在目前“藏苦”还无法支开的某些情况下,他不用逼不得已,转而放弃最强剑术,去使用炼灵道、锻体道的剑!

此刻,在自身身侧爆开,将自己炸得稀巴烂,差点没当场死去的这个天地异象中。

火系!

名剑!

这不就是为了自己量身打造的吗?

徐小受欣喜若狂。

这一下,他完没法冷静了。

他想要“有四剑”,便是因为此剑虽说伴随着大凶之名,却是一把不列名剑流,更甚名剑的绝世存在。

而此刻,自己有了第二条路。

一条简易版本的路!

那就是完放弃争夺“有四剑”,完抛却那可能会遭遇的各种风险,继而去选择眼前的……

名剑!

“焱蟒……”

徐小受看着四周那些个由黑红色岩浆勾铸而成蠕动巨蟒,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祸兮福之所倚”。

“你是剑修?”

他豁然转头,看着鱼知温问道。

鱼知温面色一愕。

她立马想到了徐小受的黑落剑鞘。

如若自己不是剑修,不是第八剑仙的崇拜者,又何必渴求那黑落剑鞘,又何必苦苦跑上这么一遭,来天桑郡这个小地方受罪?

“不是。”

她笑着摇头,手指间飞跃出了雀跃得灵纹,“我说了,我是天机术士。”

“受到欺骗,被动值,+1。”

徐小受兴奋的心情一顿。

他发誓。

这一下如果信息栏没有跳出来这一道信息,哪怕是自诩有着洞察人心绝对能力的徐大家,也看不出鱼知温此般,其实是在笑着撒谎。

深深望了这姑娘一眼,徐小受郑重道:“名剑归我,以后你想要什么,和我说。”

“好呀!”

鱼知温光速答应了,微微偏头一笑,笑靥如花,“那可是名剑,今后,我可不会客气。”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