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下载网址在线观看

————以下正文————

等到马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好似躺在一处山洞中,手跟脚都被人用绳索绑着,后脑勺亦隐隐作痛。

从旁,有两名山贼打扮的人看守着他。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盖混乱的脑海中闪过诸般念头。

他依稀记得,当时黑虎寨杨通一伙偷袭了他的营寨……

是的,那群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主动下山偷袭了他的营寨,而就当他指挥营内的人抵挡这群不知死活的毛贼时,他忽然得知消息,得知有另一股山贼从营寨的另一侧攻入,朝着他们堆放粮草的地方而去……

他发现自己中计了,就赶忙带着几十名县卒与游侠前去阻击,却不曾想那是一个圈套,那另一股山贼在那里伏击了他……

是的,那另一股山贼的目标是他!

他还记得他当时以一敌二,与两名山贼厮杀,其中一人手持双刀,另一人手持长矛,这二人的实力都相当厉害,再然后……他记不得了,只记得当时脑后吃了一记重击,直到此刻都隐隐作痛。

我这是被那伙山贼俘虏了么?

瞥了一眼那两名山贼,马盖不动声色地在地上摸索,试图摸到什么锋利的石头,悄悄将身上的绳索割裂。

大胸超模mm最新妩媚性感写真

而就在这时,山洞外走进来三人,两大一小,为首那人看上去有点眼熟,酷似鲁叶共济会下一名叫做黄绍的商贾给他的,应山虎杨通的画像——他昆阳县对于杨通的通缉悬赏,便是基于这副画像。

“你二人到洞口守着。”

那个疑似杨通的男人挥挥手,对两名看守马盖的山贼道。

待等那两名山贼离开后,他看向马盖,微笑着打招呼道:“马县尉醒了?”

马盖冷冷看着对方,故作不在意地看看四周,随口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只是应山上很普通的一处山洞而已。”

“你又是何人?”

“在下乃黑虎寨之首,应山虎杨通!”

果然是杨通!

马盖眼中瞳孔一缩,旋即他轻哼一声,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么说,马某如今是你杨通的阶下囚咯?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听到这话,对面那人,不,应该说是黑虎寨的大寨主杨通,笑着摇头说道:“马县尉这是说得哪里话,杨某很希望能跟马县尉成为朋友。”

“……”

原本打算闭目等死的马盖,闻言有些狐疑地看向杨通,也搞不懂杨通究竟想做什么,索性就面无表情地看着杨通。

此时,他看到杨通转头对其身边一个小个山贼道:“周虎,把东西给他看。”

“是。”

那小个山贼用显得稚嫩的声音应道。

马盖皱了皱眉,他这才发现,那小个山贼原来并非是他方才下意识以为矮小之人,而是一个孩童,脸上沾满了草灰,但从稚嫩的脸庞可以看出,这小孩年纪不大。

小小年纪就已落到贼寨了么?真是可悲……

马盖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忽然问道:“那小孩,你多大了?”

“……”

那小孩,应该说赵虞,有些意外地看了眼马盖。

纵使他也没有想到,马盖居然会与他搭话。

意外之余,他亦暗自松了口气,似乎马盖并没有把他认出来。

在他的记忆中,他从未见过这位昆阳县的县尉,但天晓得马盖是否见过他?为谨慎起见,他事先用草木灰抹黑了脸,不管有用没用,至少马盖确实没有认出他的身份。

微微一笑,赵虞并没有回答马盖,而是从怀中取出一块布,平摊在马盖面前的地上,微笑着说道:“签下名字,马县尉与咱黑虎寨,就是朋友了。”

说着,他将一支笔又放在地上。

“……”

马盖狐疑地看了一眼赵虞,低头看向面前那块图。

此时外面的天色早已大亮,尽管这个山洞内的光线较为昏暗,但马盖还是依稀能够看清那块布上所写的内容。

只见上面写着:我,马盖,昆阳县县尉,承认内通黑虎寨,愿意作为黑虎寨一众内应……

仅仅只是看了一行,马盖便气得面色大变,怒道:“妄想!”

他抬头看向杨通,冷笑道:“杨通,你以为马某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么?你想让马某作为你的内应,为虎作伥?那是痴心妄想!你这狗贼,我劝你莫要白费心机,早早杀了马某便是,否则,倘若马某脱困,必然饶不了你们这群狗贼!”

“……”

听到马盖的辱骂,杨通面色一沉,但诡异的是,他竟然没有发作,脸上反而又堆起了笑容,摊摊手说道:“马县尉,杨某是真心想与足下交个朋友啊……”

这家伙……越来越沉得住气了。

赵虞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杨通。

据他所知,曾经的杨通可绝对没有那么好说话,哪怕是在数日前,这杨通仍会因为刘黑目的一句打断而心生不忿,故意嘲讽,没想到今日,这家伙居然能忍受马盖的辱骂。

赵虞当然明白,杨通之所以能忍下马盖的羞辱,那是因为杨通也很清楚马盖对于他们的重要性,而这件事反过来也足以说明,这杨通已渐渐地有所改变,不同于一般的小毛贼。

而令杨通出现如此巨大变化的原因,就在于野心,以及他在赵虞的引导下自认为能够达到的野望。

然而,那马盖才不管这些,他不屑一顾地冷笑道:“马某不愿再听足下聒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着,他闭上了双目。

见此,杨通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赵虞。

赵虞不动声色地压了压手,示意杨勇稍安勿躁。

旋即,他继续劝马盖道:“马县尉,我黑虎寨想跟马县尉交个朋友,绝不是想利用马县尉的身份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想必马县尉也听说了,这段时间,我黑虎寨已有所改变,我们不再滥杀无辜,不再杀人越货,相反,我们保护山下的村庄不受其他应山贼寇的骚扰与抢掠……”

“……”马盖睁开双目,似笑非笑地看了眼赵虞,旋即,他再也懒得理睬。

见此,赵虞微吐一口气,低声说道:“马县尉,我家寨主是诚心想与足下交个朋友,没想到马县尉如此不近人情。对了,马县尉似乎未曾发现,在你苏醒之前,我等从你身上取走了一物……”

马盖顿时睁开双目,被绳索绑住的双手在腰间摸索了一阵,面色微变。

不过他并不惊慌,瞥了一眼杨通嘲讽道:“一群占山为王的贼寇,也想看看县尉的令牌长什么样么?也对,那或许是你等这辈子唯一能到县尉的令牌长什么样的机会。”

但很可惜,他的嘲讽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毕竟杨通如今已愈发沉得住气了,而郭达本身就是一个稳重而谨慎的人,至于赵虞……

他拍了拍手,称赞了一句:“很有水平的嘲讽,不过,马县尉不想知道那块令牌的去向么?”

“爱说不说。”马盖淡淡道。

见此,赵虞也不意外,指着郭达说道:“是郭达,郭达派人拿着那令牌去昆阳县请令夫人了。他派去的那些人会转告令夫人,言马县尉伤重难治,垂垂将死,相信令夫人见到那块令牌,不会怀疑……相信马县尉就快就能见到令夫人以及令郎了”

??

郭达好端端环抱双臂站在旁边听着,一头雾水。

旋即,便感觉一道凶狠的目光死死盯住了他。

只见在郭达的目光下,马盖的面色逐渐变得狰狞而凶狠,双目饱含杀意:“狗贼,祸不及家眷,你安敢伤我妻儿?!”

郭达张了张嘴,旋即,他轻哼一声,配合赵虞冷笑道:“马县尉,在下也不想那样,就像我家寨主所说的,咱们很想跟马县尉交个朋友,但倘若马县尉不给面子的话……”

说着,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赵虞,等着赵虞把话接故去,劝马盖在那块布上签下名字。

他却没想到,此刻赵虞竟在发呆。

祸不及家眷……么?

听到马盖嘴里忽然迸出那么一句,赵虞心中恍惚了一下,脑海中不自觉地又回想起当夜,回想起当夜他鲁阳赵氏一门上下二百余口尽数被梁城军的军卒杀死。

深深吸了口气,赵虞将心中的胡思乱想通通抛到脑后,低声说道:“马县尉,我们也只是想活下去,你可以看到,我黑虎寨已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山寨,至少我等如今只劫掠货物,不再滥杀无辜,倘若有人仍要对我等赶尽杀绝,那么,我等也不会坐以待毙……”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马盖的令牌,沉声说道:“抱歉,方才只是为了诓骗马县尉的谎言,我等还并没有派人去请令夫人,因为我不想打搅贵家的安宁,但倘若马县尉依旧执意拒绝我山寨递出的善意,我不保证,是否会让马县尉以你不希望见到的方式,签下这份认罪书!”

“……”

马盖惊愕地看着赵虞。

他原以为赵虞只是杨通的跟班、小厮,直到他才发现,这个小孩在这群山贼中,似乎地位不一般。

从旁,郭达也满脸困惑,搞不懂赵虞究竟在做什么?

不是要一个扮红脸、一个扮黑脸么?

在寂静的山洞内,赵虞将那份认罪书重新铺好,将笔递向马盖,沉声说道:“最后一次机会,在这份认罪书上签下名字,然后离开,就仿佛这件事从未发生过,回家与妻儿团聚。从今往后,绝没有人会去打搅贵家,也不会有人拿着这份认罪书去逼迫马县尉做那些违背你良心的事……”

“……”

看了眼面前的赵虞,又看了看杨通与郭达,马盖犹豫着接过赵虞手中的笔。

“小孩,你是何人?”他忍不住问道。

因为也不知怎么回事,他忽然感觉这个小孩身上有种令人忌惮的迫力,让人有种“啊,他确实会那样做”的错觉。

Loading